感谢老爷子送给电影爱好者们的殿堂神作

老爷子也到岁数了,不知后续如何安排。但是从电影角度来说,抽离了那些

但最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小孩子,在斯导的很多电影里,都致力于从小孩子的角度来表现一种不同个体之间关系的纯真与温情,就像《ET》《太阳帝国》。

好久好久没有在电影院看过这么血脉喷张酣畅淋漓的电影了,看完之后腰也不痛了,腿也利索了。总结就是一个字:爽!爽中还有一点感动,感动中又有一点孤独。
我并不是一个狂热的电影爱好者,对于电影的手法导演的名字这些统统不了解,甚至于我连斯皮尔伯格的知名电影有哪些我都不大清楚,听过老爷子的名号比较响亮。今天去看电影也是因为一个人待在寝室,上午起得很晚,下午又睡了一下午,不想找人聊天也不知道去哪里,所以晚上一个人跑去电影院看看电影。
让我很郁闷的是,电影一开始台词就是国话,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打开手电筒确认了一下,玛德,居然买成配音版了。心里想着今天这电影要毁了,肯定出戏。旁边的两个哥们够狠,一听是配音版的,二话不说转头就走,从坐下来到走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天衣无缝,连我都忍不住赞叹:快男。我没这个狠劲,还是慢慢坐着先瞅一瞅吧。这一瞅就没离开过荧屏。跳戏还是有的,但是没这么严重。
整个电影就是一个玩游戏找彩蛋的过程,故事设定在2045年,现实世界一片衰败,游戏天才Holiday设计了绿洲这个游戏,风靡世界,人们在游戏里面找到了活着的乐趣。在他临死之前设计了三把钥匙,找到这三把钥匙就可以拿到他游戏帝国的财富和这个游戏的掌控权。每一把游戏都是一个关卡,过了关卡才能拿到相应的钥匙。在他死后五年,这么多的玩家连第一个竞速关卡都没通过。主人公通过分析Holiday和合伙人争论的记忆片段,破解了第一个关卡,不是挣破头往前挤,而是后退,不断的后退,自然就能到终点。第二关是Holiday的一个遗憾,他和喜欢的人约会看电影,但是他却没有迈出那一步,没有把他的想法说出来,最后也憾失真爱,他希望玩家能在游戏里面帮他迈出这一步。第三关则是玩史上第一个有彩蛋的游戏,这也是故事的高潮,所有的玩家集中在死亡星球,对抗电影的大反派IOI,给我的感觉像是在看魔戒,又像是正义联盟,还有变形金刚的味道,最后斯皮尔伯格居然还弄出来一个机械哥斯拉,太搞了。电影来到最后,男主角Wade拿到了Holiday的彩蛋,可以说这个彩蛋是Holiday的孤单,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总结。也是这里,让我异常感动,尤其是最后听Holiday找彩蛋时说的那段话,眼泪都差点崩不住了。从小,我都是一个孤独的人。我总觉得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于是我沉浸在虚拟世界里。但是,我却忘了,生活才是最大的游戏。不管在虚拟世界获得怎样的满足,你总不能在虚拟世界里吃到真正的饭。这是电影里面所透露的一个老电影人对于工业世界的人文关怀。三个关卡,斯皮尔伯格用他的人生给我们讲了三个极为浅显却又很难做到的道理:该服软的时候服软,该勇敢的时候勇敢,不要因为某些外在的原因,毁掉自己纯粹的乐趣,失去自己所爱的人,让自己后悔一生。
斯皮尔伯格用了一个长长的故事讲述了他对于未来世界的幻想,也可能不是幻想。电影里面有一个镜头是给到IOI大厦,当时我就想这个图标和LOL的图标何其相似呀。我想到自己玩王者荣耀的时间,天天沉浸在游戏里面,“欢迎来到王者荣耀”仿佛有种奇怪的魔力。我不是一个爱玩游戏的人,但是在这个游戏上陷得够深。我玩游戏的初衷就是觉得很无聊,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乐趣,而在游戏对战中,不管成败总会有一种虚拟的成就感。加上社交的传播,游戏很容易控制不住。现在没玩游戏了,但是生活就真实了吗?恐怕还是没有。社交软件上面如火如荼,面对面交流却日益减少。这不也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吗,只是社交软件给了我一种虚假的现实感。而这背后,孤独如影随形,就像是Holiday的悲伤堡垒。虚拟世界总是轻飘飘的,现实生活却让人沉重,可能这也是总想着逃避生活的原因吧,但是也正是因为有这重量,自己才活得更加的真实。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活在当下的生活中,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吗?
上网查了一下斯皮尔伯格,46年生,我的妈呀,今年可72岁了,老爷子精力真旺盛,导这电影也是信手拈来游刃有余。也祝老爷子多拍几部好看的电影。不说了,去刷斯皮尔伯格的其他电影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沈昊sh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斯皮尔伯格这次算是把滥好人送人情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现在是全好莱坞都用这部电影在还他的人情。说实话,这么多大IP,光买都能把制片买破产,更别说凑一块出电影了。不愧是犹太人,有借有还。也许徐老怪也会搞这么一出,把香港电影的IP集合起来,也很热闹。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麦色阿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同时真心佩服华纳牛批,几乎每一秒都有一个电影或者游戏IP大咖客串当背景,大公司版权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曾经我以为《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是唯一表达电影迷内心的电影,而且还拍的一般,然而,《头号玩家》才是送给所有影迷的殿堂神作。

非常害怕一件事,就是这部头号玩家是斯老爷子最后一部大电影了。

图片 2

第一次写影评,新人请多多指教

老爷子真的把对电影所有的热爱与激情都体现在这部电影中了。第二关进入闪灵实景我都快从椅子上跳起来了,I
swear如果杰克尼克尔森真的出现 我一定会激动到吐出来。

但是,遗憾也得说一下,剧情过于公式化,反派过于表面化,技术成为了主要看点,而情怀实在有点散。

其实这部电影的原版小说里是有多处致敬斯导的彩蛋,但是斯导在改成电影的时候都把这些细节给去掉了,当然了这可能只是斯导的风度使然,不过小石匠却觉得这样反而达成了一种
“无招胜有招” 的境界。

斯皮尔伯格老爷子真的牛炸了!电影开始的第一分钟JUMP一出我的心跳就开始加速了,毕竟这首和WORLD
IN MY EYES我已经听了4个月。

有两个导演我是无条件喜欢的,斯皮尔伯格和徐克。他们拍的电影我都喜欢。他们有几个共通点,第一就是技术流。特别喜欢使用新技术和新手法;第二,这个总是搞新花样,风险很大的,但是他们每次的故事还真讲的不赖,鲜有失手;第三,闲不住,总是去帮忙别人,一大堆制片、顾问的虚头衔,有钱没钱他们都愿意去掺合,其实是为整个电影行业做贡献。

就比如说第一关赛车比赛里,是不是给人一种身临其境,就好像自己就在玩这个游戏一样的感觉,这就考验了导演对镜头语言的把控力,这也包括整部片子的叙事节奏,也是既不拖泥带水,也不会强行赶进度,看起来很舒服很自然。

去年预告片刚刚放出来我就知道这是我今年必须进电影院看的电影了。

但为什么这部电影的评分会这么高呢?很简单啊,因为这部电影是斯皮尔伯格拍的呀。

换句话说,没有斯皮尔伯格,这部电影就不会火起来。

他拍过很多大作,第一部成名作《大白鲨》之后,老爷子就开始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随着一部部电影的成功,他改写了整个好莱坞的视听语言。

也难怪豆瓣里有人评论:“二逼导演在电影里插播广告,普通导演在电影里插播彩蛋,牛逼导演在彩蛋里插播电影”。

在老爷子的内心里,也许也正是在这样的小屋子里,可以回到最初开始的那样,屋子里堆满了各种胶卷,外面阳光正好,一个小孩子坐在那独自看着电影。

生活之于他其实并不友好,就像他在《横冲直撞大逃亡》里拍的那样,一辆丑陋的大卡车在公路上疯狂地追着主人公按喇叭,就像他在《ET》表达的那样——如何填满一个孩子内心的孤独。

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就是彩蛋,但是说一千道一万,电影的关键还是讲好一个故事,而彩蛋本身并没有电影叙事功能,它只是一个唤醒回忆和勾起情怀的细节,简单的堆叠并不能使电影变得好看,就像鸡汤喝多了也会腻一样。

当然老爷子的电影可不止局限于瑰丽的视觉体验,他也有对人性的反思《辛格勒名单》《慕尼黑》,对高科技的警惕《人工智能》,战争的残酷与人性的力量《拯救大兵瑞恩》《世界大战》,对历史的追忆《林肯》。

而斯皮尔伯格导演,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彩蛋。

因为电影虽然没有一处彩蛋是关于斯皮尔伯格自己的,但如果大家有认真看过斯导之前的作品,就会感觉到这就是一部充满了斯式风格的电影。

焕丽的特效,借用最新的 VR
技术来渲染整个电影镜头,就像当年借助计算机拍《侏罗纪公园》一样;合理搭配高科技元素不使整部电影设定崩塌,就像在《人工智能》《第三类接触》。

这部电影在叙事上可以说是比较俗套的好莱坞剧情了,一个在现实世界里平平无奇的男主角,带领一帮人拯救世界,顺便收获了友谊和爱情,关键时刻会有一个类似于少林寺扫地僧(档案馆馆长)的角色出来指点迷津,连主角团队都是标准的好莱坞配置(男女白人主角,一个黑人、两个亚裔)。

而在这部电影里,最后哈利迪的那个小屋子里,留下来陪伴他的正是那个小时候木讷,不爱与人交流,聪明而又天才,喜欢独自玩游戏的自己。

在这些电影里,这些小孩子也许很脆弱,很不开心,但他们都很强大,他们都是英雄,这其实反映了斯皮尔伯格对自己童年那段回忆的向往。

当然也经历过低谷,如潮水般的批评到来之际,当所有影评家都在诋毁他的时候,也许只有电影陪伴在他的身边。

所以这部电影看似拍起来简单(买买买版权就行),实则非常考验导演的功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庄祥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对于老爷子来说,就像游戏之于哈利迪一样。

整部电影也没有什么宏大的主题,这部电影并不是要讨论对虚拟现实、消费主义的反思,也不是对未来世界一种反乌托邦结构的设想,老爷子最后说的那句
“现实才是那个可以让你真正吃上一顿饭的地方”,更像是一种我前面电影已经说了这么多了,要不这边点个题吧的感觉。

图片 3

而在那以后,老爷子的父母离婚,自己也离过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解。

因为那个时候对于斯导来说是最开心的时光,他可以在衣柜里搞恶作剧吓姐姐,他可以搭上一辆环球影城的观光车,中间利用大家上厕所的时间偷偷藏起来,等车走了以后就可以随意参观所有的拍摄设备,他甚至还在里面
“租了” 个自己的办公室。

不过今天小石匠想说的可不是电影里的彩蛋,不过还得从电影里开始讲起。

这几天《头号玩家》热映,这部电影最最最吸引人的就是那些层出不穷的彩蛋,所有的彩蛋横跨上世纪
70 年代至 90
年代的时间,共计有两百多个,总有一款适合你,会让你在电影院里心血澎湃,情不自禁地跺脚,喊出这个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