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蝙蝠侠开始走下神坛,来到人间

【永利】蝙蝠侠开始走下神坛,来到人间。“自由”之下,并无自由。Reality is real, real is reality.
此片拍完之后,世界的主流消费者就不是“你们”(我们)这代人,即将到来的VR世界,面向的也绝不是“你们”(我们)。
影片中的《OASIS》由乔布斯式的独龙型人物推出,其本身也对游戏、开源、自由更有偏好,但在我们的现实中,必然是BAT、FAMGA等巨无霸型公司率先推出此类产品,它们天生具备影片中IOI老大诺兰所致力于的专制、剥削与娱乐至上(利益至上)。这只是我们这代人娱乐经验内的一场狂欢与畅想,却绝不是现实。
现实是什么?现实不是“农村包围城市”式的全民围攻专制;现实也不是诺兰被双手捧着EGG的主角感动得忘了开枪;现实是诺兰拿着枪,群众围观却无人阻挡。

在我看来,人类本来就是生活在各种幻觉中的生物,这样改革的意义究竟有多大,我还是持保留态度,但改革的初衷还是好的。

在诺言镜头语言的描述下,代表着邪恶一方,拥有反社会人格的小丑也有着让人产生共情的理由,因为他那痛苦不堪的过去。而代表正义的蝙蝠侠,会凌驾于司法,越界非法行使正义,陷入到一种“正义式专制”的困境,难道这不就是真实的我们,真实的社会吗?

贝恩的行为有点像老毛。看完电影出来感觉世界很美好,蓝色的天空上没什么云,空气清净,气温宜人。蝙蝠侠第三部,总的来说是部好片子,不会感觉到虎头蛇尾,影片从头到尾结构都比较严谨,不会看起来前紧后松,前松后紧或者中间松散等情况,开头结尾都比较漂亮。故事性实际上并不出色。画面、动作、音乐都是上乘,尤其是音乐,听到便感觉震撼,典型的蝙蝠侠式的,为影片增色不少。就论各个部分的好坏而言,音乐最好,结构次之,画面次之,动作次之,故事性最差。蝙蝠侠三部曲来个个人排名的话,从高到低分别是二、三、一。第二部的结构、画面、故事性、音乐各方面都很好,整体协调地最好,当之无愧地堪称经典。诺兰正是当下壮年中的“希区柯克”、“黑泽明”,或者说正在成为像他们这样的电影大师,没出一部都令人期待,也都成为经典。第三部故事性方面虽然情节曲折,但敌我双方的对抗性不强,因为有点过于远离现实常见而显得夸大以至于不能造成令人印象深刻。玛丽昂·歌迪亚饰演的女虽说是爬出井的第一人,却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厉害、心灵多么地邪恶,影片倒是黑了穆斯林、专制者、军阀。猫女的出现加重了好莱坞娱乐片的味道。新出的蝙蝠飞器倒是拉风,在第二部中拉风的摩托就显得有点寒酸了,给猫女骑,这倒是有点各得其所的意味了。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而是周二,看电影的人却是很多,IMAX厅也是爆满的,没看到有空位。结尾处布鲁斯·韦恩的毁灭包括家族的破产、罗宾的进入蝙蝠侠老巢都暗示了蝙蝠侠从权贵走到平头百姓上来。群体性的行动意味着革命,法律与制度的缺点也代表了改革。还有罗宾的最后如巢,难道说诺兰还想有《蝙蝠侠》的后续?我觉得三部曲差不多了,可别落了俗套,像《加勒比海盗》一样,越演越不能看了,除了名头之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ika Fal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Wade生死时刻

在超级英雄电影里,最吸引观众的是剧情发展——主角什么时候逆袭,决战什么时候到来;还有特效——这个场面用了什么高科技,花了多少钱。

我觉得这里真的是电影的点睛之笔,在真正的玩家面前,土豪玩家被感动到瑟瑟发抖,也着实丰富了反派的人物形象。

超级英雄电影是高度商业化的类型片,这种片子最讲究的是套路,相比之下,我个人更喜欢表达自由的文艺片。

永利 1

再举一个国内的例子,韩寒就是典型的作者型导演,很多人说韩寒的电影只有情感,没有故事,而这正是「作者电影」的特点,因为他的目的不是讲故事,而是通过影像的方式表达他的情感,表达他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可以说是一种影像书写。

永利 2

永利 3

导演斯皮尔伯格,影片背景2045年美国,哥伦比亚。

因为在内容上被套死了,所以它只能在情节设置上,画面制作上下功夫。

五人团队和馆长(Morrow)

说白了,它追求的是给观众带来感官上的刺激,是一种纯粹的爽片。

“真正的死亡,是一个人被所有活着的人遗忘”。

永利 4

主角wade和他的伙伴们展开了和其他几十亿玩家以及一个企图控制绿洲来控制世界的公司的危险竞争。

总之,看完超级英雄电影,你可能会立马大呼过瘾,但离开影院后你同样会马上归于平静,因为生理上的刺激是很短的,而看完文艺片,你通常表面上会表现得很平静,但在平静的外表下,你内心却暗流涌动,当你走出影院回到家,你还是会被一种强烈的情感所侵扰,而且这种被侵扰很久都不会散去,它会促使你思考人生,反省自我。

诺兰和他的手下

相比爽片,文艺片注重是对人的主观世界的表达,它通常都带有导演强烈的个人思考与感受,因此也有人把它称为「作者电影」,这最早可以追溯到法国的「新浪潮」电影运动,它追求的是一种主观世界的真实。

这是大饥荒,网络拥堵等困境出现很久的时代,在各种困难人类放弃解决后,民众需求一种幻觉,而这时,也是VR技术急速发展的时代,活下来的人的生活被VR游戏所充斥。

为什么诺兰执导的《蝙蝠侠:黑暗骑士》能成为超级英雄电影的巅峰?不正是因为他反类型吗,他模糊了善与恶的绝对界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ips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正是因为诺兰颠覆了传统的超级电影叙事,在影片注入了自己的思考,增加了人性刻画的笔触,才使得黑暗骑士一下子脱离于绝大多数俗套的平庸之作,成为超级英雄电影史的一座丰碑。

影片结尾Samansa和Wade

超级英雄电影是典型的好莱坞式商业片,故事简单俗套,角色扁平单一,电影中的人物非黑即白,结局也通常都是合乎情理的,正义战胜邪恶,好人得到好报。

VR虚拟仍然占据民众的大量生命时间,这样的幻觉满足了人类的生物性,但人类的未来究竟驶往何处?影片用反乌托邦的形式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思考。

永利 5

影片的结尾,wade领会了哈里迪的遗憾,和其他四名伙伴分享了胜利的果实,并和哈里斯生前最好的朋友,也是关键之战的关键先生,Morrow一起完成了对游戏的改革。

游戏的创始人,哈里迪,在死前宣布了一场竞赛,获得他留下的三把钥匙的人将会获得绿洲的控制权和他生前股份的1/2,万亿美元的一半。

这又让我想起了《西部世界》里面的灵魂人物,西部世界的创始人之一福特,虽然肉体已经死亡,但福特的意志却得到了继承,在虚拟的代码世界中从未真正离去,一直在默默看着他的孩子们。

我觉得这也算是我的想象中的一个未来,游戏的虚拟世界取代真实世界成为人类生命的主体,但就像《西部世界》所说的那样,the
real world只有一个,在虚拟的世界终归像生活在囚笼之中。

永利 6

而游戏创始人Halliday和男主Wade对绿洲存在意义的思考就在于此,虚拟世界可以带来梦想,朋友,爱情,但只有最终反应到现实世界才是有更多意义的。现实可以和虚拟结合,也许可以弥补命运带来的缺憾,但现实才是现实。

结尾有一处对话引起了我的思考。

撇开过程看结尾,反派boss诺兰在看到wade在拿到彩蛋时留下的眼泪,在现实中的暴力面前停下了脚步,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永利 7

其中除了禁止了大公司的团体行为外,周二周四为游戏系统的关闭时间,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去体验现实生活。

这也许也是哈利迪在wade心中从未逝去的原因吧。

“Is Halliday really dead?” “Yes” “Then what are you?”

“Good bye, Parzival.Thanks, Thanks for playing my game.”

Halliday的告别

永利 8

正反派的对抗就像是公司与个人,专制与自由意志的对抗。

永利 9

反派迷之微笑

游戏只有一个,叫做OASIS(绿洲),但是自由度极高,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情,并通过装备反应到现实世界,几乎模拟了生活中的一切,但同样你可能赌上生活中拥有的一切。

永利 10

绿洲内的比赛始于哈里迪友谊和爱情缺失的生前遗憾,终结于韦德友谊爱情生活的圆满,合家欢乐的结局,但其他人呢?

永利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