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盘点那些虚拟歌姬们

永利 1

永利 2

核心提示:11月28日,小米在其IoT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其虚拟形象“小爱同学”,对此,网友总结为名字像虚拟偶像“AI·绊爱”,造型像动画《EVA》里的凌波丽。

核心提示:预定在2014年3月29日,由韩国最大的电视媒体SBS旗下SBS
ARETCH公司、以及韩国ST
MEDIA公司共同主办的VOCALOID全息演唱会将在韩国首尔举行。这场全息演唱会将以VOCALOID虚拟歌姬的全息舞台表现,为广大歌迷展现二次元与三次元结合的精彩演出。

阅读: 7,143 次

阅读: 16,641 次

站在风口上,猪都飞起来。三年前,雷军曾在微博上写下这句名言。现在,小米似乎又在寻找新的风口。

预定在2014年3月29日,由韩国最大的电视媒体SBS旗下SBS
ARETCH公司、以及韩国ST
MEDIA公司共同主办的VOCALOID全息演唱会将在韩国首尔举行。这场全息演唱会将以VOCALOID虚拟歌姬的全息舞台表现,为广大歌迷展现二次元与三次元结合的精彩演出。

初音是谁?当然是世界第一公主殿下!那么天朝的虚拟歌姬们就是他们的弟弟和妹妹!正如那句:如果真爱有颜色,那么一定是蓝色!

如果说起《甩葱歌》我想大部分人都有印象吧!就算不知道是谁唱的,也都知道这首歌曲,因为大街上经常有人播放这个!那么今天就来盘点一下盘点那些虚拟歌姬们吧:

11月28日,小米在其IoT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其虚拟形象小爱同学,对此,网友总结为名字像虚拟偶像AI绊爱,造型像动画《EVA》里的凌波丽。

本次全息演唱会上表演的主打虚拟偶像SeeU是韩国目前唯一的VOCALOID形象,由韩国最大的电视媒体SBS公司出品。

为什么要写这篇天朝的呢?因为有读者在《盘点那些虚拟歌姬们》中留言说想看一下,也有读者说:我喜欢miku,当然东方栀子也是!

1、夏语遥

尽管不知道小米此番举动只是为了推广人工智能,还是也打算进军虚拟偶像领域。但毫无疑问,虚拟偶像这个词,已经日益进入了主流视野。

说到全息演唱会,已为大家所熟悉的日本著名VOCALOID形象初音未来不仅仅在日本、而且在北美、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已成功举办过多次VOCALOID全息演唱会。全息演唱会已成为感受体验V家文化最直接的形式之一。

那么今天就开始吧:

下雨遥,个人其实最喜欢的虚拟歌姬,因为插画真的很好看啊!因为是天朝台湾的虚拟歌姬,所以官网也说明,可以画同人什么的,但是不能来18X哟~

就在11月25日,初音未来在上海举办了第三次中国官方演唱会未来有你,票价高达1480元;再往前推,今年6月,洛天依也在上海举办了万人演唱会。

而作为此次演唱会的亮点之一,VOCALOID中国的代表,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VOCANESE创意者平台将与韩国合作,精选两首中文VOCALOID虚拟歌姬言和的原创歌曲,参加本次全息演唱会。募集活动已通过PPS动漫平台全面展开。

1、洛天依

2、东方栀子

伴随着一场场虚拟偶像的现场演出,近两年,国内的虚拟偶像也开始井喷。根据娱乐资本论不完全统计,两年来,国内先后有大概十多家公司启动了虚拟偶像项目。

据悉,本次募集参加韩国全息演唱会的两首言和曲子,其后期高清全息影像制作、动作捕捉等将全部由韩方出资完成。2014年3月,主办方将全程提供费用,邀请这两首歌曲的中国创作者和VOCANESE赴韩参加全息演唱会,并与韩国优秀作者进行交流活动。

如果miku是整个世界的代名词,那么在天朝,洛天依就是代名词!当然作为天朝的、世界的吃货,吃遍世界才是真的www

??

短期来看,对老牌企业如禾念来说,商业模式和变现依然在探索的过程中;对一些不缺钱的公司来说,虚拟偶像具体该怎么打造,全然没有成熟的方法论;对于那些虚拟偶像创业公司而言,想要跑出来,可能需要找到音乐、动漫、粉丝运营等各方面更好的复合型团队。

韩国主办方表示,韩国与中国有着更接近的文化共同点、更广阔的爱好人群,本次VOCALOID全息演唱会与中国V家合作,其目的在于更好地促进中韩文化的互动、年轻创意者的交流,将韩国优秀的演艺文化,特别是与动漫虚拟等结合的新文化展现给中国广大的爱好者、年轻人们,并且希望通过合作活动,带动中韩之间更广义的文化合作交流。

另外,天依的姐姐是就:雅音宫羽!

3、大陆歌姬

但这并不影响虚拟偶像的野蛮生长以及整个细分领域的崛起。更值得注意的大趋势是,2016年,日本虚拟偶像LoveLive!的线上收入超过80亿日元,甚至超过了真人偶像团体AKB48同年的收入。

其实在此之前,中韩虚拟歌姬就尝试过合作:中国第一款VOCALOID虚拟歌姬洛天依曾翻唱SeeU
专辑《星》和《梦的七次方》,在国内受到好评;而韩国著名音乐人Dr.Yun也为中国第二款VOCALOID虚拟歌姬言和的首张CD专辑《The
Stage 1》主题曲《梦之雨》作曲并制作MV。

2、夏语遥

如果上,东方栀子是一个开发出来的失败品那么洛天依一家子就是成功人士了,并且通过各种广告、宣传、层出不穷的作品,让他们一直活跃在前线,各种演出等等,让我们观众大老爷经常能够看见!

如果说TFboys、SNH48这些真人偶像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偶像市场的巨大潜力,那么初音未来、洛天依和LoveLive!则让人们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市场潜力。

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舞台,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草根娱乐文化平台VOCANESE现正向创作者公开征集中国赛区言和PROJECT的原创歌曲,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详情可关注新浪官方微博@VOCANESE
或在活动页面查看。

如果大陆这边天依是最佳代表,那么在天朝台湾夏语遥就是他们之中的代表了,而语遥那种咬不清词语的感觉是不是特别的萌萌哒?《醉喧嚣》、《源自夏的声音》就是夏语遥的代表作品。表示《源自夏的声音》中:源自夏的声音,正倾诉着耳语。这句开头是最喜欢的。

4、V+

那么,国内虚拟偶像创业公司能否像SNH48复制AKB48的成功一样,在二次元领域复制初音和未来和LoveLive!的成功呢?

关于本次韩国全息演唱会的更详细动向,目前韩方还处于对外保密阶段,我们将陆续为大家带来第一手的消息,敬请期待!

3、东方栀子

V+是目前世界上最多系列的虚拟歌姬了!如果没有他们,那么就没有电子音发展的这么快,当然也没有电子音的流行度,并且现在好多三次元偶像们也都开始使用电子音来开发音乐了!

两年内,十多个虚拟偶像野蛮生长

号称“中国第一虚拟偶像”,但是实际上,这个可爱的红色双马尾妹子一直活跃来MMD、同人音乐上!所以虽然对她来说官方无爱,但是有人来爱吧!

5、Gorillaz

虚拟偶像第一次进入国内大众视野是2016年湖南卫视小年夜的春晚。虚拟歌姬洛天依和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到了2017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再次邀请洛天依和另一位虚拟偶像乐正绫与演员马可同台演唱。

4、言和

Gorillaz严格来讲,应该是一只卡通乐队,四名成员全部是以纯粹的美派卡通形象登场的。歌曲以天马行空,难以想象为主。

此后,一方面是行业的老玩家持续推出新歌姬,如上海禾念,除了2012年诞生的虚拟歌姬洛天依,2013年的言和,2015年的乐正绫、2017年5月还推出了乐正龙牙,从企划来看,vsinger品牌下还有两位歌姬没有推出。

还记得上次和某coser聊天的时候,听着声音的时候还以为是汉子呢后来查了下,才知道居然是个妹子!啊对了,言和的音源是来自刘婧荦!

6、Oliver

另一方面,动画公司和游戏公司也开始入局。

5、心华

这位来自瑞典的正太,由瑞典音乐公司PowerFX发售的英语男声音声合成歌唱软件声库!

2017年4月,凯撒文化和腾讯动漫宣布合作要将漫画《狐妖小红娘》涂山苏苏打造成虚拟偶像;同年4月,玄机科技也将《秦时明月》里的高月公主,以全息虚拟偶像的形式,在中国国际动漫节上推出。

虽然心华是经由日本制作
、诞生在台湾,所以会有种混血少女的感觉呢,而且由于是JK,所以比较比较擅长鸣奏出属于自己的心里的旋律。

7、PRIMA

动画公司外,游戏公司也在布局,乐元素于去年9月推出了号称中国版的LoveLive!,跨次元企划《星梦手记》,而今年8月,西山居则推出了自己的虚拟偶像帝菲儿,除歌姬外,同时还是主播和舞姬。

6、战音lorra

PRIMA,又称普莱玛,由于她是出生在英国,所以和上面的V+而区别开来,并且由于会高音,所以能同时演唱法语和意大利语。

除上述背景的公司外,一些和二次元关系不太密切公司也在进入,如本来生产电子产品的北京福托科技,2016年2月推出了虚拟歌姬星尘;中国移动则与日本通信公司NTT
DOCOMO合作,于2017年3月推出了麟犀AI计划。

虽然是歌姬,这个没错啦,但是由于是《战音OL》这款游戏的代言人,所以怎么说了,制作背景有点广告的味道!当然由于是来自异世界,所以对于说话方面,稍微有点口音之类的哟。

8、SONIKA

当然,不甘落后的还有创业公司,如成立于2015年的上海望乘已经拥有心华、悦成、楚楚三位虚拟偶像,Gowild公司则于2016年推出了号称拥有人工智能的虚拟偶像琥珀虚颜;北京蜜枝科技则于2017年推出了可以实现实时互动的虚拟偶像女团And2girls。

7、星尘

也和上面的V+单独列出来的这位17岁的少女,由于当初发布的时候,制作的是3D的效果,所以有人说不太好看,所以就一直换着形象,包括:印尼插画师黄健明、台湾蓝泽光画师shinia等。

在发展方向上,音乐也不再是唯一,比如上海望乘的虚拟偶像楚楚则是一名虚拟时尚设计师;形式上,单个的偶像之外,And2girls这样的虚拟偶像团体也开始冒出来。

看名字有种魔法少女的感觉呢,不知道有哪些魔法可以使用~,不过至少身为创作者们的表达者,这个魔法用的非常好的!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成为创作者的表达窗口,所以会有很多的感情吧!

9、Sweet ann

随着vocaloid的声库不断迭代升级,歌姬的声音越来越接近真人。从全息演唱会到线上直播,再到线下实时互动,VR,AR等技术改变着粉丝和虚拟偶像的互动形式。

另外:关于这个妹子,感觉有很多东西可以写,到时候再另外写一篇同人文吧。

和V+单独列出来!又名:甜心安娜,出生于瑞典,所以擅长英语,由于比miku早出生2个月,所以也是御姐大人哦!

LoveLive!2016年收入80多亿日元,比AKB48多10.4亿

8、乐正绫

10、AVANNA

虚拟偶像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唱片动画、唱片、书和游戏,这个市场潜力有多大?
我们可以把虚拟偶像和真实偶像收入做个比较。

也和天依一样呢,身体里有——绫彩音,这个灵魂呢,或许那么元气的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特别的活力吧w。

AVANNA人设为:AkiGlancy
(EmpathP),由于Avanna的象征是花的形状的三叶草,又代表她的爱尔兰传统,所以高音柔和,音域较广。

日本网站平均年收曾对初音未来2012年的年收入做过统计,统计的依据是她在当年演过的游戏、广告、演唱会、唱片等,最后得出的结论是4060万日元。而同年,日本偶像团体AKB48中排名第一的偶像前田敦子,年收入是4500万日元。

9、乐正龙牙

11、Big Al

这说明,虚拟偶像与实体偶像的收入已相差无几。

龙牙就是绫的哥哥,不过作为妹控,对妹妹的宽容度有蛮高,而且由于经常会抽出时间来妹妹的乐队,所以你说不是妹控,能让这么忙的汉子天天往妹妹那里跑么w

big
al哥哥,是由PowerFX以vocaloid语音合成的,所以在语种方面以英语为主。这位哥哥的声源库是由一个歌手Michael
King提供。

再将LoveLive!和AKB48真人偶像团体的收入做个比较。根据日本公信榜Oricon,2015年LoveLive!相关的音乐、书籍、动画等合计收入为68亿日元,其中音乐为22亿,动画为43亿8700万,书籍为2亿3300万。2016年合计超过80亿日元。

10、墨清弦

大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缘叶整理。

从统计项目来看,这80亿只是LoveLive!的部分收入,不包括LoveLive!的真人偶像组合缪斯线下演唱会等收入。而女子偶像组合AKB48
2015年的总收入是112.91亿,2016年下降为69.465亿。

墨姐是在2017年的全息演唱会上出道的,而且由于是巨乳,所以在人气相当的高呀!虽然目前《Ace》只有全息演唱会的视听曲,所以推荐去听听看哦。

鉴于AKB48两年来内部运营遇到了各种问题,收入出现下滑实属正常。但从目前的收益数据上看,LoveLive!的收益已经反超真人偶像团体的收入了。

11、章楚楚

当然,LoveLive!并不是唯一一个高收入的虚拟偶像IP,另一偶像IP偶像大师2016年在Oricon榜上排名第四,总收入超过50亿日元。

楚楚虽然也是今年才成为天朝V+中的一员,并且由于首次亮相于《楚楚动仁》这部漫画里面,所以目前发布了四款声线测试demo曲,所以想听的话,可以搜索一下咯!

此外,oricon榜还统计了虚拟偶像这一领域的人均年消费,为94738日元,远高于其他非偶像题材的内容消费。

12、徵羽摩柯

由此看来,虚拟偶像的市场潜力不可低估。

天依在2017年6月17日举办的演唱会上首次出生,但是生库目前还在制作之中,所以目前还没有出道,不过这个可爱的男孩子在妹子圈里面很有人气哦!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的分析师伊部和晃曾做过一个计算,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已经超过了
100 亿日币。受到日本虚拟偶像市场的鼓舞,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也开始井喷。

13、其他

要复制初音未来,PGC模式比UGC更有优势

悦成和章楚楚小姐姐一样,也是又漫画里面出现,再次成为偶像的,所以只发布了单曲《心锁》,但是他和荷兹一样,只是偶像,并非V+!

在谈复制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初音未来和LoveLive!是什么。

当然还包括:帝菲儿、SuperV、琴歌、苏琴等等。就没写进去了!

从本质上看,初音是一款音乐创作软件,每个人都可以用来创作歌曲。这批创作者就是初音的核心粉丝,创作者越多,初音的知名度越高。

注意:本文为缘叶原创,图片来源网络,转载特请保留此行!

再看LoveLive!,整个企划由日本动画公司SUNRISE、唱片公司Lantis和杂志电击G’s
magazine联合推出,从音乐、书籍、 漫画 、动画
、再到游戏、周边,所有的产品都是由专业公司打造。

也就是说,初音未来和LoveLive!是两种不同的创作模式,前者是UGC,而后者属于PGC。

在上海望乘的创始人任力看来,UGC的模式之所以能让初音未来成功,是因为日本有很强的同人文化积淀,有大量优秀的的音乐创作者。但在国内,同人创作产出的内容,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还不足以支撑虚拟偶像从亚文化走向真正的产业。

音乐创作门槛比较高,要做出符合国内的内容,目前还是PGC比较理想。

UGC圈子里一些优秀的创作者也正在走向PGC。比如B站著名的P主,创作了《普通DISCO》和《达拉崩巴》等洛天依神曲的ilem,去年2月就被太合音乐收入麾下,而去年底,上海禾念则宣布了和太合音乐进行深度合作。

但作为歌姬,如果没有持续产出的高质量新歌,很难想象人气能维持多久。目前,虚拟歌姬洛天依的原创歌曲已经超过了6000首歌,每月新增的歌曲在100首左右。

产量上的要求使得PGC模式越来越流行,小旭音乐的CEO卢小旭就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去年与虚拟偶像合作的原创歌曲不到30首,今年则增加到了70首;另一家音乐公司墨明棋妙则透露,他们最近正在为一家虚拟偶像男团创作歌曲。

在安菟的制作人的刘勇看来,除音乐外,开发多种形态的PGC产品,正是Lovelive!等企划类IP能够迅速占领用户心智,全方位收获价值的主要原因,也是其不同于传统虚拟偶像而更具有变现能力的地方。相比歌曲,小说,动漫游戏视频等产品的优势在于更擅长讲故事,一方面可以强化虚拟偶像的人设,一方面本身就能聚拢一大批粉丝,更别说内容本身就可以收回一部分成本。

基于这个原因,上海望乘选择了网易漫画合作《漫画家与大明星:悦蓉与悦成》,推出男性虚拟偶像悦成,和咪咕数媒合作推出虚拟偶像楚楚,定位虚拟歌姬的心华则计划于明年推出自己的游戏。

重要的是讲故事,在国内,像初音这种不靠故事的UGC模式基本上不可能成功。任力如此总结。

同样,蜜枝科技也正在和多个领域的专业公司合作,打造虚拟女团安菟的动画、漫画,音乐等作品。其中打造《九州海上牧云记》世界观的Art+团队为其量身打造了独立宏大的世界观,动画番剧则由老牌动画公司七灵石和日本偶像动漫的几位大师一同打造。除了周更的漫画和每月4首歌曲,一支MV之外,还计划于2018年推出安菟的动画OVA/全息演唱会和音乐类手游。

在安菟制作人刘勇看来,UGC和PGC模式在变现上的本质区别是IP的版权归属问题。粉丝们为虚拟偶像创作的歌,同人故事和同人画,当然能增加虚拟偶像的人气,但版权始终在创作者。如果公司不打造自己的原创内容,而始终想着借用粉丝创造的内容,这样成本固然是比较低,但实际上也限制了虚拟偶像变现的方式。UGC模式下,虚拟偶像就只能走流量变现的道路,接广告,接代言。如果是PGC的话,就可以直接靠内容和后续的品牌授权收费。

以lovelive为例,2015年光音乐一项的收入就达到了22亿日元。而剧场版动画的票房收入则达到了28亿,动画相关的总收入。

这样看来,对虚拟偶像而言,从UGC走向PGC,更有想象力的变现方式可能不是音乐,而是音乐之外的内容产品,比如,小说、动画、漫画、游戏、短视频等。

你可能也喜欢: PS4游戏《偶像大师 星光舞台》将于12月
《银魂》真人版及《偶像大师 SideM》热 《偶像学园》舞台剧将从12月8日开始再
《偶像梦幻祭》系列最新舞台剧公开角色
《LoveLive!》手游三大偶像团体总选举 《偶像大师 SideM》动画光碟第1卷封面
“诚意成就高度”,安菟品质偶像漫画《 漫画《偶像之王》公开第二卷CM
新单《少女不眠夜》发布, And2girls安
舞台剧《偶像梦幻祭》公开完结篇的标题